西叶湖邪

糯米团子参上,哎,小透明,透明中的透明

#这里是痒痒鼠萌新包子nuo(/≧▽≦/)
#给自己摸了个头像(*'▽'*)♪
#小松丸款的(/≧▽≦/)

#我发现了一个问题ヽ(  ̄д ̄;)ノ
#晴明左手持笔Σ(っ °Д °;)っ
#但他不是右手那扇子咩∑( ̄□ ̄)
#他是双手精通还是啥……
#萌新表示快被强迫症憋死了Σ(っ °Д °;)っ

#这里是痒痒鼠萌新包子nuo(*'▽'*)♪
#一只sp炼狱茨木(/≧▽≦/)
#可能会写一个和茨木中心,还是是all晴的小段子(*'▽'*)♪
#可能是可能ヽ(  ̄д ̄;)ノ
#先记着∑( ̄□ ̄)
预告《晴明:emmmm你们这样真的好吗?》茨木童子篇(*'▽'*)♪

【all晴明】晴明:emmmm你们这样真的好吗?(Three)

#这里是痒痒鼠萌新包子nuo(*'▽'*)♪

#悄咪咪得混个更∑( ̄□ ̄)

“吾不好吗?”大天狗这样问道。

“吾明明可以替你卷出十几台风。”

“吾明明可以替你看守结界。”

“吾明明可以在你无聊时,给你吹首吾为你写的曲。”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说啊,为什么每次都是他们先?”大天狗有些破音。





“emmmmmm家里没有暴击针女不想委屈你……其次他们升了六星才可以替我肝那条赖皮蛇。还有就是我真的是不想再看到魅妖了。”晴明心想,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自己很想拯救一下那个快被羽毛压死的小纸人ヽ(  ̄д ̄;)ノ

旅狐:你没升六星,但是你秀得一手好恩爱呀,ヽ(  ̄д ̄;)ノ你看看那边六星山风都拔刀了Σ(っ °Д °;)っ

#十层大蛇为何频频出现三星御魂?

#那条赖皮蛇为何次次路过却从未出现?

#敬请收看今日……啊呸,没有了Σ(っ °Д °;)っ

翻到了以前画的少爷∑( ̄□ ̄)
那时候虽然比例有些问题ヽ(  ̄д ̄;)ノ
但是至少比现在上色丰富Σ(っ °Д °;)っ

【我×八百比丘尼】小练笔(。・ω・。)ノ♡

#对于八百比小姐姐(好像没什么大问题)

#化鲸那段看的我好扎心QAQ

#一名普通男妖对小姐姐的幻想(/ω\)

#第一人视角∑( ̄□ ̄)

#不喜欢可以不看(。・ω・。)

#有一丝丝的,真的就一点点的all晴明Σ(っ °Д °;)っ,但是看不出来∑( ̄□ ̄)

我叫转运竹,这个名字……狐狸村村长起得。

可我本身并不像其他转运竹一样可以转运,还不受反弹的……狐狸村……不对,是葛叶大人说我太年轻历练太少,就派我下山历练,怎么说呢,让我在院子里陪小少爷玩不好吗?为什么要派我出来啊。

伪装成普通人的样子:get√

历练期间不容许使用妖力:未完成

我现在在一家饭馆里工作。可是我观察到这里的村民真的是好奇怪哦,为什么这么反感妖呢?明明他们自己也有善恶美丑之分呢,那妖除了和他们拥有大自然馈赠的另一份别样的礼物以外,和他们有什么不同呢?更何况这份礼物,是他们削尖了脑袋才得来的。

而人类呢?他们生下来就有独立思考的能力,他们可以捕食其他比自己弱小的生物为食,可以靠双手来获得很好的地位和家庭,他们还有什么不满的呢?而我们,只有祈求每天不被人类砍伐,小动物们盼望自己已经死去的父母归巢而已。拼了命的化型,好不容易有了人的模样,却因为自己和他们不是同一个种族而被排斥。却因为自己不属于这里而被消除。

“哎呀呀,小竹先生又在发呆呢。”说话的是村中的阿婆,她人很好,知道我是外来的妖怪不仅没有排斥我还给了我一个遮风挡雨的家和一份不错的工作。

我愣愣地点了点头站在原处,看着远方那个穿着长裙的小姐姐。真的是很漂亮呢。我不禁想道。她的眼睛就如大海,蓝的让人安心。可是别人并不这样想。

她是孤儿,没有父母,性格还有点迷糊。除了依靠一点点占卜术为生外,并没有其他收入。

因为她天生就有灵力,所以被其他人议论,说她是妖怪与人诞下的孩子,父母都是妖怪之类的话。

真的是很过分啊。明明小少爷也是……不对,他是在葛叶大人的羽翼下生活着的,一旦葛叶大人离开,小少爷说不定……我发现这个事情很可怕,马上阻止了自己的胡思乱想。

不过即使在这样的条件下,八百比小姐还是有一颗温柔而坚强的心呢。我不禁想道。

有时,我会萌生了一个我自己都害怕的想法。

她似乎注意到了我的目光,朝我的方向走来,我跨步迎了上去:“啊,八百比小姐,好久不见呢。”

我喜欢她。

“对啊。”她拂袖掩面说道,“那么,今天的午饭,也麻烦小竹先生了呢。”最便宜的饭菜。我听着她的声音没有以前那么轻灵了,里面夹杂着一丝丝的疲惫。

我这样想着,一边端来饭菜一边问她:“虽然我知道我很失礼,但是八百比小姐最近在研究什么吗?啊,不是有意探讨您的生活,只是您看起来很累呢。”

“有吗?”她摸了摸自己清瘦的脸,“最近为治退狼妖而费劲心神呢。”我心中一凛,知道了是怎么回事,这个狼妖,其实只不过是个想取回自己辛辛苦苦,保存下来的祖母的遗骸——那个被村民们当做战利品的狼骨。

但是我也知道八百比小姐一个人是不能完成的,但我同样也是无能为力。因为狼妖其实也没做错什么,他既没有嚷着报仇,也没有残杀人类,他只是想讨个安心,仅此而已。更何况我还在历练期,和那狼妖相比,我除了可以自费心神来带给别人好运外,没什么可以帮忙的呢。

但是我仔细一想,那群村民无非就是想刁难八百比小姐罢了。我明白,他们对待无权无势的外乡人,和异己一向如此。连神明也被他们赶走了,况且是……她。

“喂,小竹,再不来端菜就要罚擦地了哦。”大汉调笑地对我说道,他也是外乡人,只不过因为为人和善

和村民们关系还行。

“那八百比小姐也要注重休息啊,那狼妖又不是一天两天了,用不着这么费劲心思啊。”我向她挥了挥手,继续招呼客人去了。

“小竹先生。”她叫住了我,倾身对我说道:“狼妖可能没有什么太大威胁,但是他的身边有一个能预知未来的大人物。”

离的有些太近了。我无暇顾及她说了什么。

“啊,是八百比小姐啊,来来这里有些东西,需要您看下。”来人是平时看不惯我们的村长,他对我们爱搭不理的,今天这么热情莫不是想给八百比小姐下套。

我对老板招呼了一声,就跟着一同来到了海岸边,一条金尾鲛人靠在岸边,看样子是死了,人人露出贪念之色,但没有一个人上前。

而在村民们的怂恿下八百比小姐吃了鲛人肉。我知道这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可我不知道怎的,就是莫名的发慌。我的双手莫名地抖动,我在害怕,我知不道为什么,我打心底里的害怕。

————————————————————

眼前模糊一片

『你还这里啊。』一个声音响起

我一愣,环顾起四周:“你是谁?”

『你知道的。』

我打了个寒战:“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请你把我带出去!”

『你知道的』那个声音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你不可能不知道,她的未来,根本没有你。』

“怎么会?转运竹是……”说到这我明白了。我只能改变一个人的运气罢了,但是她的未来,我根本改变不了。

『想明白了?』

“那又如何?”我听见自己的声音说道。“这是我第一次喜欢一个人,也是最后一个!”

————————————————————

“转运竹?”是小少爷,“转运竹你在想什么啊。八百比小姐打麒麟回来了,你不去迎接她吗?”

小剧场:

晴.真小少爷.明:所以说,这是你们写的剧本?

玉藻前:怎么?外甥不喜欢?

万年竹:emmmmmm你猜猜他喜不喜欢?

玉藻前:我觉得海星(*゚∀゚*)

八百比丘尼:我也觉得海星(*゚∀゚*)

夜叉:你要不说我都忘了,谁来组个团?我们组团刷村民啊~

黑童子:+1

青行灯:+2

化鲸:+3

鸩:+4

以津真天:+5

荒:+6

座敷童子:+7

晴明:崽子们你们回来啊Σ(っ °Д °;)っ

【all晴明】你才秃,你全家都秃!(小段子)

#看着肝鬼王的大佬们忽然有感而发(/ω\)

#逻辑费(*'▽'*)♪

#私设所有式神肝晴明新皮肤(。・ω・。)


我们的阿爸今天有点头疼,真的。


试问打退治的时候自家式神个个抱手机是个什么骚操作?抱手机就抱手机吧,那谁来解释一下他们为什么要不看人瞎打瞎奶?


茨木你玩物丧志就可以了,为什么要带着鬼切杀队友?日和坊你奶残血就可以了,为什么要奶小小黑?

明明山兔都快挂掉了好吗?算了,直接给大舅装魅妖套好了,死得更快一点。


茨木童子:为了阿爸新皮,跟吾一起冲鸭!


鬼切:冲鸭!


魅妖:呸,手机抢了老娘的活!


晴明:emmmmmm∑( ̄□ ̄)


“草,今天又有人说阿爸秃头!”日和坊挥舞着手机对萤草说道。


萤草头也没抬:“日啊,你告诉他,不是阿爸秃头,是他自己秃头。”


对于自己寮里的小姐姐们为什么会学会如此粗俗之语,晴明并没有深究,只是好奇为什么一向打【哔——】的姑获鸟为什没有动静。而且……晴明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明明很旺盛而且也不怎么掉啊,为什么总有人说自己秃头。


“晴明大人的作息规律一向很好,为什么总会被黑啊?”白狼问萤草,“明明你们作息更混乱。”


萤草没抬头,但说了一句:“啊,是白狼大人啊。”萤草摸了摸立在一旁的蒲公英说道,“没什么,就是一群秃子的叫嚣罢了。”


#只有肝鬼王的时候才会发现,有些大佬是耗费生命在肝Σ(っ °Д °;)っ

#然而我……emmmmm感冒使人作息颠倒∑( ̄□ ̄)

#我想睡觉啊喂QAQ


【all晴明】一个网络写手的自述

#在里是痒痒鼠萌新包子nuo(*'▽'*)♪

#原创角色旅狐视角(/ω\)

#之前的存稿(/ω\)

#可能是我的真实写照(。・ω・。)

#逻辑废切勿深究╮( ̄▽ ̄)╭

#若有雷同,我抄你哒(。・ω・。)

啊,多么美丽的小姐姐,咳咳,小生名为旅狐,是一个到处流浪的狐妖。至于名字问题嘛,那是狐狸村村长起得╮( ̄▽ ̄)╭

(玉藻前:啊欠!

晴明:没事吧?

玉藻前:没……有事,你带我去床边休息吧(。・ω・。)ノ♡)

现在最喜欢的事就是变成原型趴在阿爸身边,吸……呸,保护阿爸。

最近萌上了写文,对,就是你现在看的这篇。

本来吧看花鸟卷她们写心里也痒痒的很,当准备自己提笔写一篇all晴明的时候。开始的构思就是:有亲亲,有抱抱,有举高高来着,还能开……啊呸,小生什么都没说,你什么也没看见哦。

总之,就一句话,小生发现自己TMD还是太年轻了。什么亲亲啊,抱抱啊,举高高啊,那是什么不存在的。不过阿爸幼体是真可爱。等等,一堆散发黑气的号称晴明大人小心肝的式神朝小生走来了。

(“哎呦,为什么!小生这次没做错什么!”

“我叫你吸阿爸!我叫你看幼体!”“嫌命长了对吧?”)

咳咳,什么也没发生我们继续唠哈。不是有举报那啥啥的嘛,把小生吓得够呛,刚刚准备把自己写的文都锁起来的时候,发现了一件让人为之恐惧的事。我我我我我,小生写的文似乎连拉个小手手都不存在!

小生写的是耽美文吗?不,小生写的是兄弟情!是情怀!啊呸,我去你丫的。说出来连小生自己都不信,小生那构思的悲怆凄婉的爱情呢?呢?呢?呢?呢?小生去他*(此为姑获鸟友情屏蔽)(ノ=Д=)ノ┻━┻的大猪蹄子。

小生果然还只是一个活了一百二的小狐狸。年轻到连写爱情故事的最基本条件都没有。咋办?当咸鱼好了╮( ̄▽ ̄)╭

话外音:

妖狐:小生叫你咸鱼,咸鱼!突突突突突突突。

座敷童子:我用生命打火让你写文,你又写了什么**玩意儿!

妖刀姬:组团砍了他吧还是。

鬼切:+1

雪童子:+2

山风:+3

兵俑:+4

黑童子:+5

鬼使黑:+6

#溜了溜了(/ω\)
#把几个“我”改成了小生(*'▽'*)♪
#可能是我写欢了的时候真的自动带入自己了(/ω\)

【all晴明】现世逢魔(壹)

#这里是痒痒鼠萌新包子nuo(/ω\)

#看了滑头鬼之孙后忽然灵光一现(。・ω・。)

#开始幻想如果痒痒鼠晴明和他的式神们在现代生活会咋样捏(/≧▽≦/)当日常看就可以咯⊙▽⊙

#所以写了连我自己也不知道算是什么东西的东西٩(๑❛ᴗ❛๑)۶

#如有雷同(#゚Д゚)我抄你哒(/≧▽≦/)

#画风有点诡异٩(๑òωó๑)۶那纯属懒包子喝了假的肥宅快乐水抽风了٩(๑❛ᴗ❛๑)۶

准备好了吗٩(๑òωó๑)۶开始(/≧▽≦/)


晴天娃娃随风飘动着,阳光从窗外偷偷地爬到了窗户边上,阳光洒在了房间里一个还在蠕动的“东西”上。


“晴明sama!”身着鹅黄衣裙的少女忽然拉开了门,打破了此时的宁静。这个女孩生的可爱,双手却不似人一样,是一对羽翼。她很开心摇着被子里的人说道,“您可不可以,陪我和哥哥……”声音到了此处却戛然而止。“你你你,您是……哪位?”她瞪大了一双蓝色的眼睛看着那个略显单薄的身影。


那个身影闻之一动,拉开被子坐了起来,看似不解的说道:“唔?童女我是……”正在准备做自我介绍的晴明忽然一愣。不过细想好像没有什么不对的样子,“晴明啊。”他指着自己的脸说道。然后头顶的白耳朵象征性的晃了晃。


“啊,那阿爸你怎么会成这个样子呢?”“哦,可能是昨天治退留下的后遗症吧……”他摸着头顶上的耳朵,习惯性地晃了晃白色的大尾巴。忽然回忆起昨天一同治退的玉面狐狸的嘴脸,不禁打了个寒噤。稍加收了收力,发现了问题。


又来了……晴明头疼地想到,然后向屋外那个坐在樱花树下的那个身着和服,且面容让旁人惊叹的人喊了一句“玉藻前!!”


“怎么了,晴明大人,莫不是需要妾身侍奉您穿衣?”那名女子闻言款款向晴明房间走来,用扇子半掩脸部轻笑到。


“mmp,你再这样我报警了。”晴明赶紧把门拉上,遮住还没来及出去的童女的眼睛,开始换衣服。


童女显然对这一幕见怪不怪了,捂好自己眼睛就成,不过上一次自己无意看到阿爸白的让人流鼻血的双腿,吸溜(/ω\)不行,自己奶自己一发先。


“好了,没事了。”晴明用手轻轻摸着要英勇就义(并不)的童女的头。


童女闻声把手里遮脸的东西放下,嗯,鼻血流出来了,对晴明说了句,看来是天气太热了呢,哈哈哈。根本不是因为阿爸。


热么?晴明看了看自己厚实的棉被,嗯,可能是有点。


开始思考是不是需要给式神们在加床棉被但并没有思考到他们是否需要的晴明拉开了门,被正好对上的那个精致的面庞吓了一跳。


“玉藻前。”“叫舅舅。”“玉……”“叫舅舅。”凶

“好吧……舅舅。晴明无奈地喊到。“请问晴明大人,叫妾身干什么呢。”“你**的把女装换下来行不行?”“你猜。”玉藻前笑着用手中的扇子挑上晴明的下巴。


晴明推了他两下,在宅中大喊了一句:“救命啊,玉藻前要弑父啦!!!”“小崽子你再说一次?”玉藻前脸上还挂着笑容,但只要旁人看得仔细就会发现他隐隐突兀出来的青筋。


结果只有输出系不知情况的式神们风风火火地赶来,而其他奶妈除日和坊以外根本没有其他妖怪出来。待一会儿过后,才从其他屋中传来声音“不奶。”“不救。”“告辞。”的声音。


晴明没有理会在外打起来的几个式神,摸进了花鸟卷的房间,虽说这样做很猥琐,但是他还是很好奇,这些女式神们聚在一间屋子里干什么。结果他看到了一些不该看的东西,一打标有晴明字样的书和几套衣服。想起之前她们跑到自己屋里量尺寸的事……emmm崽子们你们变了你们变得不爱阿爸了。不不,不能瞎想,不是给自己穿的一定不是。


“呀,阿爸来了。”不知道谁说了一句。一群在忙自己事情的女式神们顿时停下了手中的活,齐刷刷地看向这个一脸尴尬的年轻人。此时的晴明恨不得扒条缝钻进去。“好可爱的耳朵,好大的白尾巴!”不明白阎魔说什么的蝴蝶精双眼亮晶晶的看着晴明妖化的部分。阎魔坐在自己宽大的云朵上脸上洋溢着不容晴明细想的微笑。“嗯,正好,把衣服换下。”


“对不起打扰了你们继续。”晴明立即掐了个传送符咒。把自己传送到了辉夜姬的小竹林里。看来女生的房间是不能随便进的,鬼知道会发生什么。


想到这,晴明不禁开始思考这里是哪的问题,当时情况紧急没注意,不过……看这遍地的竹子应该是辉夜姬的住所吧,她还真是喜欢竹子。晴明脸上挂着一丝丝笑意。


“晴明大人。”一个娇甜的声音从旁传来。


#我可能学会造词了(/ω\)

#我到底写了啥我自己也不知道(#゚Д゚)

#看着玩吧(。・ω・。)

#樱桃味可乐真带劲╮( ̄▽ ̄)╭


忽然翻到以前的旅狐的人设(´▽`)ノ♪感觉别人画技都在进步而我在退步(ಥ_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