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叶湖邪

糯米团子参上,哎,小透明,透明中的透明

【all晴明】那个新来的给晴明吃了什么东西!

#这里是痒痒鼠萌新包子nuo(๑>ڡ<)☆
#私设人物出现。|・ω・`)名字叫润田泽・ω・`)俗称旅狐(´▽`)ノ♪
一个四处流浪的会祈雨的狐妖٩( 'ω' )و
#晴明控注意(๑>ڡ<)☆
#阿爸误食鲛人肉梗٩( 'ω' )و
#奶妈普遍飘(´▽`)ノ♪
#如有雷同,我抄你哒(。ò ∀ ó。)

  “喂,新来的那个!你给爸爸站住,爸爸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本草肛木!”萤草不断的挥舞着手中的那根看似轻盈的蒲公英。

抱着晴明团子的茨木童子一脸黑线,自打上次自己连输三次这个小妮子后,这个一直是他心里过不去的坎。甚至还被迫跟着她带火灵刷大蛇,火灵啊,那可是火灵啊!让他带桃花妖的树妖都不会比上次的处境还尴尬了吧。

“哎呦,我的姑奶奶啊,您放下您那根两吨重的凶器咱一切好说!”旅狐不断的往前跑去,速度堪比山兔,笑话,被追上了那可是只有被按在地上摩擦的份。“小生还是想要拥抱明天的阳光的!”

彼岸花一边统计着新到花泥数量一边调笑道:“谁让你给晴明瞎吃东西的,该!”

“放心吧,明天是阴天,阳光不用你拥抱,乖乖给彼岸花铺路吧!”日和坊背着个晴天娃娃却速度没有减慢,还隐隐有加速趋势。

“小生才不,谁停下来谁傻子!”

“小生个鸡毛掸子!把自己幻化成女子模样还不是胸前空荡荡?”

“那也比你一马平川来的好!”

“我*!你给我过来!”

晴明团子团子一边咬着手指一边不明所以地看着这跑了快一个小时的两个妖怪。

“乖,不啃,姐姐给你看魔法棒!”辉夜姬不知从哪个小竹林里飘了出来,还挥动着手里的发光竹枝展示给晴明看。

“这不是蓬莱……”茨木童子顿了顿,看了看小公主脸上格外灿烂的微笑,“……玉枝吗。”罢了,一只爪的不和两只手的斗。

辉夜姬飘到一旁问彼岸花:“这个孩子好可爱啊,是阿爸合成的新式神吗?”

“他呀,就是晴明啊。”彼岸花没接话,倒是在幸灾乐祸的般若说道:“哦?原来你不知道吗?那个新来所有的食材,虽会让妖的妖力大增,但是对于我们半妖的阿爸嘛……”话说到一半,没了音,但是后果,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就是不说出来。

不用说,讨伐大军中除了奶妈又多了一位曾被万年竹当做五好少女的妖。

“给晴明吃了不该吃的东西?是你旅狐硬气了还是我辉夜姬的钢筋挥不动了!”

“小生的东西都是好东西,从鲛人身体里刨出来的!”

“吃坏了怎么办!”“有副作用也不是好东西。”

“彼岸花喂的你们怎么不打她!”

彼岸花笑得开心,“都快成花泥了还狡辩?何苦呢?”才不是因为他有一条毛茸茸的尾巴哄骗了晴明。

以下内容皆为对话:

旅狐:mmp妖狐,白藏主,玉藻前也有,为什么要抓着我不放……

众式神:因为你乱拿东西给别人吃!

旅狐:都说了几遍了,是彼岸花喂的!

玉藻前:因为我是有九条尾巴的妖,懂?

妖狐:你应该庆幸妖刀姬一早就和神乐出去了,不然你的处境就不是拉锯战这么简单了……

至于其他式神:呼,吸阿爸。

“小生冤枉啊!”

以下为书翁和青行灯的解说……

书翁:好的,我们看到了……第一奶妈,呃不,是大江山的鬼王也参与到了我们混乱的局面中。

青行灯:对啊,这种拉锯战已经很久没见过了,除了上次……好!旅狐被鬼葫芦截住了!众式神开始了他们的施虐,哎呀,关键时刻开符咒结界,可惜了……

解说结束(๑>ڡ<)☆

旅狐定了定神看着在破坏结节的一群妖怪:“呼,怎么没有人听我解释呢?鲛人肉可以提升妖力不假,也可以改变一个半妖的血统,要不然为什么有好多半妖求得鲛人呢……所以阿爸他现在这样子是正常的,他满打满算也就不到三十年的光景,或许对于我们很短,如果按照人类的寿命来算已经过去了五分之一。可你们仔细想想,他现在的年龄在我们中,就算是和蝴蝶精比那也是小孩子而已,和一个没有成年的妖有什么区别,更何况吃了我特地从鲛人身上死扣下来的鲛人肉。”还记得那次和那条鱼死磕了好几天来着。

这个道理,其实众式神都明白,他们想让晴明和他们永远在一起,但是对于晴明来说太残忍了,没有一个人可以看着其他人的离去而淡定的吧,很不公平。哪怕是心寒到极点的八百比丘尼也受不了十年如一日的寂寞。哪怕是他们来承受,也忍不住让晴明去体验友人的离去。这是作为妖最残忍的地方,如果没有刻意的去追求死亡,那就是永远。所以说,妖,也是很寂寞的啊。

那就让我们来当他的全部好了。众式神自私的想。他们是很想获得自由,但是能劳累过后看到你喜欢的人就在你面前说“欢迎回来。”是多么幸福的事啊。

#emmmm这个东西我死磕好久Ծ‸Ծ
#遇见了前所未有的困难Ծ‸Ծ
#其实是真的是搞笑风来着_(:з」∠)_
#真的|・ω・`)
#原先是以玉藻前视角来叙述的_(:з」∠)_
#但是我发现根本写不好后又全部推翻重来了一来着(。ò ∀ ó。)
#搞完才想起来有好些个坑没填( ー̀дー́ )
#不知道为啥,写这个的时候一直会想到黑塔利亚|・ω・`)
#看着他人老去,唯己不变真的很悲伤呢Ծ‸Ծ
#咳咳,严肃了,我还是那个傻白甜(ಡωಡ) ,还是那个一直想着如果能一直下去还多么美好的家伙(。ò ∀ ó。)
#这里是痒痒鼠萌新包子糯|・ω・`)写的有点仓促,有错请捉虫_(:з」∠)_

贴吉小姐姐(´▽`)ノ♪
今日大吉| ू•ૅω•́)ᵎᵎᵎ
服装有参考|・ω・`)

阿爸这么可爱,不如我们……给他一块嘤饼吧(๑>ڡ<)☆

这里是痒痒鼠萌新包子糯
忽然想写幼儿园段子|・ω・`)
并没有多大关系的小段子| ू•ૅω•́)ᵎᵎᵎ
润田泽(私设狐妖)

润田泽:emmm鬼灯老师结婚,玉藻前大人要去宴席啊……葛叶大人让我去和玉藻前大人换班

玉藻前:我外甥balabala……所以,不要让那几个小鬼离晴明太近,不要让他们离我们家晴明太近×N……

润田泽(擦汗):是,是,大人您说的都对。

————————小晴明画符时——————

酒吞童子:茨木你去捆好那个碍事的家伙,我先上。

茨木童子:那吾……

小晴明:耶,召唤到酒吞了!大舅一定会很开心的,我变强了!

酒吞童子:啧,怎么处处都想着老狗逼。

润田泽(挣扎):唔唔唔唔(这群小孩怎么这么皮,对不起大佬我辜负重任了)

#有一种写段子配插图的冲动?|・ω・`)
#万圣节快乐(๑>ڡ<)☆

【all晴明】他是温柔又强大的

#这里是痒痒鼠萌新包子糯|・ω・`)
#般若×晴明| ू•ૅω•́)ᵎᵎᵎ
#般若视角٩( 'ω' )و
#看了般若小天使的传记真的炒鸡心疼|・ω・`)
#于是出现了这篇文章٩( 'ω' )و
#般若黑化慎入| ू•ૅω•́)ᵎᵎᵎ
#其实是小甜饼(๑>ڡ<)☆@9

呐呐呐,你知道绝望的感觉吗?我有过哦,在我的努力下,他们“都”没有接受过我哦,唔,好像是有一个。不过他只是附庸风雅的可怜虫罢了。

在我一次次剥下自己的脸把它做成面具后……我变的好看了。

不过呢,我好像明白了,他们是不知悔改的。当我顶着这张脸向他们复仇的时候。他们竟然开始讨好我,然后看见了我头顶上的面具……

“怪物!他是怪物啊!”

呵,多么恶心呐。

然后?没有然后了呀。

如果有,那就是我不停地向他们复仇。当然了,我没有这么强大哦。

那次,我受了很严重的伤。

我很快发现凭着自己的妖力是无法治愈的,我的脸上,身上全是伤。我只能不停地往林间跑去,跑到了一个破旧的神庙里。那里的神明似乎要消失了,可这和我没有什么关系呢,我只需要在这里养好伤就可以了。但是我刚刚找地方坐下休息,就听见了别人的对话。

“我只不过是一个堕落的神明罢了。”

“我会让你留下的。”我发现了一个好玩的人类呢。

他很漂亮,,当然了,他是个男人哦。

他和我不同,我没有他天生的优势呢。

我不停的向他的方向望去。

他似乎注意到了我的目光,往我这看了一眼。哎呀呀,被发现了呢。

“那个小男孩呢?他不也信奉着你吗?”

“他?哪个?”哪位大人向我的方向看过来。

“虽然我连妖力有时都感觉不到了,但是他是个妖。”嘛,人类供养的神明,虽然也会帮助妖怪,但他有妖的信徒是没有用的。

最后呢,他被这个漂亮的人用强制性契约留下了。

哎呀,他是个阴阳师啊。不过看衣着,就应该知道是个名门平安京的大人呢。说不定,就是那个天才晴明。

他往我的方向走来,哦呀,麻烦了。不过没关系,复仇虽然没有完成,不过死前看了这样的一个戏。可能甘心……吗?

当我起身面对他时,他微微皱了眉头。唔,又一个,嘛,毕竟我是“怪物”呀,他这样的反应也正常。他和那些人没什么两样。

可正当我准备面对死亡的时候,一个清凉散发香气的东西,被他涂在在我的脸上。

“这本来是给桃花妖的,不过,你更需要。”
————————————————————
嗯哼,后来呀,我就长住进他的寮里,后来发现了同类也成为了他的式神。有妖艳的,有美丽的,还有……丑陋的。他们和这个阴阳师之间没有,特别强的契约关系,但是每个人都共同保护着他们心心念念保护的阴阳师。

真是个有趣又温柔的人呀。

#好像有后续的样子……|・ω・`)
#等我把坑填完就写(๑>ڡ<)☆

【all晴明】求文

忽然想到了一个梗……就是晴明分裂成黑晴明和白晴明,晴明舍去式神契约,让式神们一并失忆。是防止当式神们当失去束缚时,对失去记忆的晴明做什么不该做的事……例如**和打击报复(ಡωಡ)有没有人知道类似的梗求投喂(ಡωಡ)

#这里是痒痒鼠萌新包子糯
#没有奶天狗那就画个小天狗好了(ಡωಡ)
#日和坊日志的奶晴和小天狗|・ω・`)
#大天狗的身高比例更小了……我的锅_(:з」∠)_
#眼神真的改不了了_(:з」∠)_
#晴明掉水潭系列#
#大天狗:来,跟我走,我带你离开这里。
#画渣努力中(ง •̀_•́)ง

【all晴明】晴明:emmm你们这样真的好吗?

#这里是痒痒鼠萌新包子糯|・ω・`)
#小段子~( ̄▽ ̄~)~
#游戏风|・ω・`)
#本文又名寮里没一个正常的
#由真实事件改编,这里逻辑废,切勿深究(ಡωಡ)
#庆祝大舅555毕业,山风小天使以及第二只狗子的到来| ू•ૅω•́)ᵎᵎᵎ
#准备好了吗(ಡωಡ)
#开始٩( 'ω' )و
当神乐带队,刷了两场御魂玉藻前都没有一次暴击时:

神乐(冲着远方战斗的玉藻前):玉藻前,只要你这一场暴击我们把晴明许配给你!

玉藻前:【依旧不暴击】

山风:【爆满】

辉夜姬:蓬莱钢筋【暴击(一个没有加暴击却暴击的)】

日和坊:【不蓄能,暴击】

蝴蝶精:【拍鼓拍的手疼】

神乐:emmmmm

“嗯?神乐小姐,你这样是不行的。”带队打麒麟的八百比丘尼恰好路过笑着说到。“要向这样……”

八百比丘尼走到玉藻前身后念叨:“玉藻前大人……如果您不暴击的话,晴明大人就要和您离婚了哦。”

八百比丘尼说完这句话就满脸“和善”的走了,到了第四场时:

玉藻前:【暴击】【暴击】

山风:【爆满】

蝴蝶精&日和坊:【休息】

无伤通过第四场

神乐:【刷新人生观】

晴明:大舅我劝你善良。神乐她还是个孩子……

山风:啧。

玉藻前:嗯哼( ̄▽ ̄~)~

当晴明画符时:

晴明(看了一眼身后的玉藻前):写个两(米)八吧,荒什么时候来啊。

结果画的时候手一滑,写了两

SSR:山风

玉藻前:呵呵

没过几天,再次画蓝票:

晴明(依着一目连):荒,真的来不了了

一目连(摸着晴明柔顺的白发):(“和善”的微笑)

晴明:(写了个两八)

SSR:大天狗

路过的雪童子:大天狗你真的有两米八吗?

大天狗:万年正太别说话……

雪童子:阿爸,抱!

晴明看着雪童子并且抱了起来:还是雪童子可爱

大天狗:咳咳,大人您说的是。

#文笔较渣|・ω・`)表述不清还请见谅_(:з」∠)_
#某些人对身高有莫名的执念(ಡωಡ)

#这里是痒痒鼠萌新包子糯(๑>ڡ<)☆
#日和坊日志中的奶晴٩( 'ω' )و
#小狐崽子和万年正太白(ಡωಡ)
#梳头进行中(ಡωಡ)
#左手拿着梳子|・ω・`)
#面具拆下来了ԅ(¯ㅂ¯ԅ)
#画渣还在努力(ง •̀_•́)ง

小白(心里):晴明大人的头发好软!!!

晴明:?

#这里依旧是痒痒鼠萌新包子糯|・ω・`)
#日和坊日志中的奶晴重画(๑>ڡ<)☆
#貌似长了几岁的样子|・ω・`)
#怀里抱得是尾巴ԅ(¯ㅂ¯ԅ)
#画渣依旧在努力(ง •̀_•́)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