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叶湖邪

糯米团子参上,哎,小透明,透明中的透明

【all叶】假如叶修假想和强迫症『一』

→_→其实是我有病,没吃药来搞事
世邀赛期间

“喂,叶修叶修,快出来啊,好不容易偷溜出来一会你就这么对我啊,快点快点你怎么这么慢,本剑圣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的身价来陪你逛街,你居然是这样的态度,被别人听去影响都好了啊喂。你这样对得起我吗啊?时间就是金钱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我现在在用生命在和你交谈你好歹说一句话啊你做人的基本礼貌呢礼貌呢礼貌呢。”
“那什么,少天啊……”
“我去你终于说话了,我和你说我和你说的这一路口干舌燥的,你就这几个有点太对不起我了吧,你说是不是是不是。”
“我是不是忘关煤气了?”
“啥?啥啥啥?忘关煤气,你在开玩笑对吧,对不对对不,你连厨房都不去的好吗?忘关煤气神么鬼啊,你确定有厨房这个东西吗?哈哈哈哈哈,你这样子是要怎样啊,我跟你说今天没跑了赶紧的!”
“手机给我。”
“啊?哦给。不对啊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啊?话说你到底是为了什么不带手机的啊,喂喂,我在和你说话呢,你好歹搭理我一下会死吗会死吗会死吗?”
“喂,是方锐吗?帮我看一下煤气关了吗,哦,对,没有厨房。好了没事挂了啊。”
————————————————电话另一边
“我靠叶修你别挂啊,你为什么会用黄少天的电话给我打电话!蓝雨的管不管了!”方锐一脸悲愤地回头看着喻文州。
喻文州坐在背对着方锐的位置,在打给随队厨师的电话中说着:“今天的秋葵给少天来平常的三倍。”
厨师:我的妈,黄少不是不爱吃秋葵吗?这多大仇啊得。

【all叶】『混乱的世界观』〖四〗

#整片发放←_←
#恶搞成分居多→_→

“得得,咱们再在这聊下去会被当成拐卖小孩的信不信?不对,是你被当成拐卖小孩的,到时候老魏啊,你可能真要和老韩玩拳击了。”叶修虽然有点头晕,这时间线让他混乱,但是还很轻松地想,假如是两个世界,还好,但这是几个世界混一块了?真惊悚。

魏琛做出思索地样子说到:“那不就简单了,你…们装作迷路的路人,去找他肯定没问题。”

“我怕我被他轰出来。”叶修打了个冷颤,就算韩文清没多大反应,但是当年的霸图粉可是相当的热情,鬼知道会发生什么。

“多少试试呗。”“我又没捡到硬币我去干嘛?”肯定会被群攻的。“噗……等等我想想,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哦对,你想搞事情啊。”

“要不咱们试试打架?我觉得这个比较靠谱。”叶修看着魏琛,“你去找个人挑事儿,我们作为围观群众,合情合理。”

“滚滚滚,你觉得好意思吗?”“不好意思吗?”“我觉得你挺好意思的。”

“叶家大少爷?”一个沉稳的声音打断了两人丝毫没有营养的对话。

“哈?”叶修条件反射地回了一下头,看到了一个熟人。“肖时钦?”

肖时钦尴尬地笑了笑说道:“我是被人委托找一个身价不得了的大少爷,但我真没想到那人会是你。”叶修没搭他的话茬,上前走了几步说道:“你是哪个世界的小事情?”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叶神?”轮到肖时钦不解了,他一脸茫然的看着叶修,觉得有些奇怪。
“老叶,呸,小叶问你是不是雷霆战队的那个肖时钦。哎哟嘶……”叶修闻声踢了魏琛一下,小叶?正经点会死啊。

肖时钦同情地看了他一眼说道:“你们怎么都喜欢问这个问题…说实话,我可能不是这的,我是一名科学家…”

“那你现在……算是个私家侦探?”叶修狐疑地看着他。
“差不多,我的助理小戴,虽然也不是这个是世界的,但是,我敢肯定,她也不是和我一起来的,她除了帮人收集八卦,还喜欢参加什么……叫漫展的东西”肖时钦无奈地摊了摊手说道。叶修感觉有一些无力说道:“噗,完了,这下彻底没理可寻了。”

肖时钦有突然想起了什么说道:“哦我差点忘了一件正事,叶神啊我要带你回你家。”

叶修尴尬地笑了笑,此生别无可恋的看着他说道:“我算是被你找到了,我正愁怎么去见叶秋呢。还有,既然你找到我了,那你就让我缓两天,怎么着我也要去看一眼老韩他们。”

“老韩?”肖时钦表示叶神你吓到我了,故作镇定地说:“叶神你是说那个霸图组的韩组长?”

听着韩文清的称呼魏琛啧啧称奇:“韩组长?哎老叶你相信韩文清可以当科学家吗?大科学家的世界咱不懂。啧啧……”“他是实验组的……”

“总感觉他是实验系的头号小……额……”面对小白鼠这个称呼,叶修有些不知道怎么形容了。

话音刚落,此时众人都没有再说话,除了火车发动的声音,没有任何声音再次响起。最终打破这沉寂的是包子没有逻辑的话语:“老大你看前面!有一群穿警、服的在往我们这靠近唉!”

叶修一愣转头看见了刚刚他们在谈论的韩文清,然而韩文清正领着他的大军……额不,是他的队员一板一眼地走到这里。

#→_→写了一点点

混乱的世界观4【all叶】『预告』

#预告←_←
#不过逻辑和其他……被我崩到外太空了,有意见提出来哈。

“得得,咱们再在这聊下去会被当成拐卖小孩的信不信?不对,是你被当成拐卖小孩的,到时候老魏啊,你可能真要和老韩玩拳击了。”叶修虽然有点头晕,这时间线让他混乱,但是还很轻松地想,假如是两个世界,还好,但这是几个世界混一块了?真惊悚。

魏琛做出思索地样子说到:“那不就简单了,你…们装作迷路的路人,去找他肯定没问题。”

“我怕我被他轰出来。”

“多少试试呗。”“我又没捡到硬币我去干嘛?”“噗……等等我想想,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哦对,你想搞事情啊。”

“要不咱们试试打架?我觉得这个比较靠谱。”叶修看着魏琛,“你去找个人挑事儿,我们作为围观群众,合情合理。”

“滚滚滚,你觉得好意思吗?”“不好意思吗?”“我觉得你挺好意思的。”

“叶家大少爷?”一个沉稳的声音打断了两人丝毫没有营养的对话。

“哈?”叶修条件反射地回了一下头,看到了一个熟人。“肖时钦?”
肖时钦尴尬地笑了笑说道:“我是被人委托找一个身价不得了的大少爷,但我真没想到那人会是你。”“你是哪个世界的小事情?”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叶神?”

#失踪人口回归

#放假了(๑•̀ω•́๑)
#写着玩哒(๑•̀ω•́๑)
#但好像混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进去(๑′°︿°๑)
【黄叶】
我们也许会把斗嘴当成家常便饭,但我们依旧拥有不言而喻的默契。
【周叶】
我们也许有时会用不一样的语言当作沟通,但我们都有辉煌的过去及未来。
【翔叶】
我们也许性格不符,但我们拥有未来。
【韩叶】
我们也许不能成为彼此坚强的后盾,但我们会给予对方一个肩膀。
【王叶】
我们也许不能相处融洽,但我们可以知足常乐。
【乐叶】
我们也许不能拥有一片花海,但我愿为你摘下一株勇气之花。
【伞叶】
我们也许没有像别人一样的未来,但我却留下了与你最快乐的时光。
【张叶】
我们也许总有不和,但我仍会为你颠倒时差。
【乔叶】
我们也许拥有时代的代沟,但我仍会向前迈步。
【包叶】
我们也许不能时时了解对方,但我仍会紧随老大身后。
【方叶】
我们也许有不同的过去,但我们仍可以PK下限。
【莫叶】
我们也许缺少共同语言,但你仍旧当我是曾一颗被埋没的星。
【全职粉】
我们也许不能和你一起共度余光,但我们拥有令人难忘的时光。

#感觉我的画风变了(๑•́ ₃ •̀๑)但我真的是写了原创(๑′°︿°๑)
#为了作文我刷了一本感人亲情散文(๑′°︿°๑)边哭边看(๑•́ ₃ •̀๑)画风难免有点怪异(๑•́ ₃ •̀๑)

【all叶】一只某位姓苏的猫的经历

#瞎写(๑′°︿°๑)
#如有雷同(๑′°︿°๑)算我抄你的(,,•́ . •̀,,)
#伞哥出没(๑•̀ㅁ•́ฅ)
   我叫苏沐秋。没错苏沐秋的苏,沐浴的沐,一叶之秋的秋。

   我是一只猫,一只布偶猫。我前世可能是个人,反正不管你们怎么想,我被一个姓叶的人收养了。

   本来吧,这个人对我这种宠物店里的家养猫不感兴趣,但是他看见我就眼前一亮。

   不知道是不是他合我眼缘,他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我每回过马路都有种鸡皮疙瘩掉一地的感觉,好吧,看不出来。

   虽然有些不相信,但是这家伙除了电脑以外,好像连个手机都没有,我也下意识的绝壁不想让他买手机。

   每天都有几个……奇怪的人来找他。比如某个叨叨比老妈子还烦的话痨,一个飘着心脏气息的手残,自称微草好爸爸的大小眼,猥琐【划】咳咳咳嗯,散发着我是四好青年的点心,钱包脸的黑涩会,长得和我一拼的小帅哥……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群家伙会往这跑吧,但是……这群家伙总是对我带着淡淡敌意,处于礼尚往来,我也就是给他们添点堵。

   话痨叽叽咕咕的说着:“喂,叶修我说你养个动物都护得和个儿子一样,连马路都不让他自己过,你还抱着他,你都没这么抱过我。”妈哟,乃个撒比,你这是语言上虐待动物,你过来,我保证不挠死你。

   “呵呵,你是幼儿园的吗?还想让我公主抱?”对对,和我想一块去了,来来给你一朵小红花。不过好像有哪里不对的样子。

   “咳咳,叶修前辈抱歉,我有点对猫过敏。”我靠,对猫过敏?呵呵,说这话之前可以把你那似笑非笑的表情收起来吗,我怕我哪天就被你烤架在烧烤架当野味烤了。

  “文州你在开玩笑吗,你老家不还是有一只波斯吗?我记得你还和他有张合影来着。”听听打脸不,脸疼不。“咳咳咳……”

   “叶修,你家供着背后灵?”“哎我说王大眼过分了啊,你虽然长了个大小眼但不代表你真的会算卦啊。”感觉叶修是在极力维护我,但是这个人的眼睛依旧盯着我看,我有什么不对吗?

   我蜷在叶修的颈窝蹭了蹭,掉价的事干多了也就习惯了。“乖,别闹,我带你去个地方。”我有些发愣不过没有反抗,与他同行的还有一个长发飘飘的妹纸,她看到我也是一愣,有一点说不清道不白的意思掉了几滴眼泪。叶修摸了摸我的头“沐秋你看她是不是眼熟?”“……喵。”我能说啥,眼熟到骨子里了好吗?……等等第一次见面,我好像真的跟她不认识。

   他们一起带我来到了墓地,等等,我认识这个墓地叫南山公墓,据说那个宠物店老板就是在那捡的我。

   他们好像走了很久,很久,感觉十分的漫长。在一个墓碑前,他们停了下来,墓碑上有一个男生,笑的十分灿烂,我不经意间用尾巴扫过照片,底下刻着一行小小的字,苏沐秋。

   我突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但是我没有说,呆呆的看着叶修,他可能被我的反应逗笑了,用修长的食指点了点我的额头,手指丝丝凉凉的。然后五指成拳,放在左胸口笑着说到:“苏沐秋,永远活在我的荣耀里,我的心里。”

   苏沐秋,他会活在属于我的荣耀里,他永远都在。

#这个梗我想了大约有三个星期,本来是不打算发出来的,但是我想吧,虽然写的不咋样总归写了还是要发出来。
#伞哥……也算是一个禁忌吧?(๑•ี_เ•ี๑)
#突然悲感我的锅(๑•ี_เ•ี๑)

【all叶】做梦什么的绝逼会玩完有木有!!!

#(๑′°︿°๑)短小的来一更
  “蠢弟弟,笑个毛,要不是你长得和我一样我还以为咱家老爷子从哪捡了娃儿来呢。”叶修顺手将手插进口袋里,掏了掏比他脸还干净的狭小空间,试图从里面掏出来一根烟。

   “不,完全没有什么,我没有笑。”叶秋抿了抿嘴,将嘴角的笑意压了回去,毅然摆出一副谁都欠我两万五脸。

   “哈唔……没事赶紧拉灯睡觉,半夜起来瞎晃悠个毛劲。鬼都让你给吓死了。”叶修摆摆手,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往自己屋里走。

   叶秋无奈的耸了耸肩说:“是啊,不知道谁大半夜的起来折腾,鬼都要被他吓活了。”叶修听了以后一个趔趄,然后又装作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装模作样地回到房间,关上门,猛的就趴到床上,迷迷糊糊地又睡了过去。

   “哎我说,你别装死啊。我有事儿问你,快出来。”『嘤嘤嘤,叶神,我在你心里原来连一个名字都没有吗,我太伤心了有木有!( ๑ŏ ﹏ ŏ๑ )』

   “你不是刚刚那个系统,说吧,你谁啊?”『我只是换了任务模式( ๑ŏ ﹏ ŏ๑ )随时公布任务的那种,计时系统( ๑ŏ ﹏ ŏ๑ )』

   “什么意思?”叶修表示,呵呵我不是包子,你说个开头我就可以给你拐个七扭八扭的弯出来。

  『我的出现表明又有一个支线任务触发了( ๑ŏ ﹏ ŏ๑ )就是帮助女主活到第四章』

   “之后怎么样?说清楚行吗?我说你个系统这样大喘气真的好吗?”『我只是计时系统( ๑ŏ ﹏ ŏ๑ )只要女主活的时间超过了第三章就没问题了( ๑ŏ ﹏ ŏ๑ )』

   “那……”『好,现在触发剧情,请叶神加油。』

   “叶修,你弟弟的相亲对象来了,你替我和她聊聊。”说完叶母手里就提着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出去了。

   “我去,我说你们也真敢玩儿,一上来就给我一个这么大的惊喜。”『叶神,你要记住,你是一个可以引起腥风血雨的男人,要挺住啊叶神。』你滚吧。

   叶修找了一件不知到时他的还是叶秋的衣服换上,“任劳任怨”地穿上,来到了花园。‘呵呵,女主的出场方式好特别,客人都是在客厅待着,自己到不客气,先入为主了。

   女主so:哇,这个人挺帅的,相亲对象也挺好的。这样商业性质的联姻方式我还是挺满意的。

   『我靠!叶神!怼她!怼死她!你知道她在想什么吗!怼她!( ๑ŏ ﹏ ŏ๑ )』“不谢谢,我看她的眼神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了。”『不愧是可以吸引全联盟的男人Σ( ° △ °|||)︴这都可以,666啊』
未完待续(๑•̀ㅁ•́ฅ)
#晚安(๑•̀ω•́๑)

重画皖,蜜汁画风( ๑ŏ ﹏ ŏ๑ )想哭(இωஇ )

明明是汉子但穿女装不费劲的赣同学(๑•̀ω•́๑)熬夜赶工(๑•̀ω•́๑)画的不是很好(๑′°︿°๑)好了我该去写作业了(๑′°︿°๑)明天还要填坑_(:3」∠❀)_

(๑•̀ω•́๑)依旧画渣(இωஇ )面对现实哭唧唧( ๑ŏ ﹏ ŏ๑ )不要问我画的是什么( ๑ŏ ﹏ ŏ๑ )辣眼睛

回归(๑•̀ω•́๑)前几天在搞别的(๑′°︿°๑)试着上色好像画糊了(๑′°︿°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