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叶湖邪

糯米团子参上,哎,小透明,透明中的透明

【all叶】一只某位姓苏的猫的经历

#瞎写(๑′°︿°๑)
#如有雷同(๑′°︿°๑)算我抄你的(,,•́ . •̀,,)
#伞哥出没(๑•̀ㅁ•́ฅ)
   我叫苏沐秋。没错苏沐秋的苏,沐浴的沐,一叶之秋的秋。

   我是一只猫,一只布偶猫。我前世可能是个人,反正不管你们怎么想,我被一个姓叶的人收养了。

   本来吧,这个人对我这种宠物店里的家养猫不感兴趣,但是他看见我就眼前一亮。

   不知道是不是他合我眼缘,他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我每回过马路都有种鸡皮疙瘩掉一地的感觉,好吧,看不出来。

   虽然有些不相信,但是这家伙除了电脑以外,好像连个手机都没有,我也下意识的绝壁不想让他买手机。

   每天都有几个……奇怪的人来找他。比如某个叨叨比老妈子还烦的话痨,一个飘着心脏气息的手残,自称微草好爸爸的大小眼,猥琐【划】咳咳咳嗯,散发着我是四好青年的点心,钱包脸的黑涩会,长得和我一拼的小帅哥……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群家伙会往这跑吧,但是……这群家伙总是对我带着淡淡敌意,处于礼尚往来,我也就是给他们添点堵。

   话痨叽叽咕咕的说着:“喂,叶修我说你养个动物都护得和个儿子一样,连马路都不让他自己过,你还抱着他,你都没这么抱过我。”妈哟,乃个撒比,你这是语言上虐待动物,你过来,我保证不挠死你。

   “呵呵,你是幼儿园的吗?还想让我公主抱?”对对,和我想一块去了,来来给你一朵小红花。不过好像有哪里不对的样子。

   “咳咳,叶修前辈抱歉,我有点对猫过敏。”我靠,对猫过敏?呵呵,说这话之前可以把你那似笑非笑的表情收起来吗,我怕我哪天就被你烤架在烧烤架当野味烤了。

  “文州你在开玩笑吗,你老家不还是有一只波斯吗?我记得你还和他有张合影来着。”听听打脸不,脸疼不。“咳咳咳……”

   “叶修,你家供着背后灵?”“哎我说王大眼过分了啊,你虽然长了个大小眼但不代表你真的会算卦啊。”感觉叶修是在极力维护我,但是这个人的眼睛依旧盯着我看,我有什么不对吗?

   我蜷在叶修的颈窝蹭了蹭,掉价的事干多了也就习惯了。“乖,别闹,我带你去个地方。”我有些发愣不过没有反抗,与他同行的还有一个长发飘飘的妹纸,她看到我也是一愣,有一点说不清道不白的意思掉了几滴眼泪。叶修摸了摸我的头“沐秋你看她是不是眼熟?”“……喵。”我能说啥,眼熟到骨子里了好吗?……等等第一次见面,我好像真的跟她不认识。

   他们一起带我来到了墓地,等等,我认识这个墓地叫南山公墓,据说那个宠物店老板就是在那捡的我。

   他们好像走了很久,很久,感觉十分的漫长。在一个墓碑前,他们停了下来,墓碑上有一个男生,笑的十分灿烂,我不经意间用尾巴扫过照片,底下刻着一行小小的字,苏沐秋。

   我突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但是我没有说,呆呆的看着叶修,他可能被我的反应逗笑了,用修长的食指点了点我的额头,手指丝丝凉凉的。然后五指成拳,放在左胸口笑着说到:“苏沐秋,永远活在我的荣耀里,我的心里。”

   苏沐秋,他会活在属于我的荣耀里,他永远都在。

#这个梗我想了大约有三个星期,本来是不打算发出来的,但是我想吧,虽然写的不咋样总归写了还是要发出来。
#伞哥……也算是一个禁忌吧?(๑•ี_เ•ี๑)
#突然悲感我的锅(๑•ี_เ•ี๑)

评论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