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叶湖邪

糯米团子参上,哎,小透明,透明中的透明

【all晴明】【鬼白】论为什么痒痒鼠里没有白泽

#这里依旧是萌新包子糯ԅ(¯ㅂ¯ԅ)
#渣文笔
#鬼灯的冷彻:老中医白泽
#有鬼白ψ(`∇´)ψ雷者慎入| ू•ૅω•́)ᵎᵎᵎ
本篇又名#误会是一种美丽而又残酷的东西| ू•ૅω•́)ᵎᵎᵎ
#如有雷同算我抄你的|・ω・`)
#顺便求大佬喂粮ԅ(¯ㅂ¯ԅ)
#以及所有奶有萤草带大,性格有偏差
(「・ω・)「准备好了吗?
   开始| ू•ૅω•́)ᵎᵎᵎ

起因:

   随着寮里的式神日渐增多,晴明的身体也出现了一些问题。平时如果只是刷刷八岐大蛇的话那还好,但最困难的还是调解那群大妖们的关系。

  因为这个寮里正常人,呃不,是正常妖不多,所以呢,应该和睦相处的两个搭档,却和夺妻仇人一样,经常把寮里弄得乱七八糟。就比如说,按照酒吞和茨木那种关系不会出什么事儿的吧,他俩偏偏还有不小的矛盾。虽然晴明严令禁止他们私下打的太过,但是,中了魅妖后……对自己人比对敌人还狠。

(受害人晴明:emmmm)

场景一:

  此时的晴明用扇子抵着下巴,为难地看着互殴的两个大妖。最后叹了口气说道:“他们到底是为了什么啊。”然而,就在他不注意的时候,酒吞童子的攻击不知什么时候转向了他。

萤.假奶妈.真输出.草:等下去爸爸锤爆你们……

  虽然酒吞童子后来和晴明解释过“本大爷当时不留神把你看成茨木了”之类的话。
 
当然了,被萤草救回来的晴明并没有放在心上。而是更在意自己那个快折断了的脖子。

  虽然之前找樱花妖甚至花鸟卷看过。但她们都只是治好了表面,里面还是说不清的疼。也就是大唐那边的医生常说的那句话:治标不治本。

  “治内伤的医生吗?”桃花妖用宽大的袖子遮住了脸,浅笑道:“我倒是知道一位。不过呢,可能要麻烦那位大人了。”

  说着指向了不远处,那个抓着小白不放的鬼灯。

  “您说什么?”鬼灯浑身散发着寒气,并且用“和善”的眼神看着来找他的阴阳师 ,“让我去找那个白猪?”

  晴明用扇子挡住了嘴,掩盖自己的那种害怕表情说道:“是的,有人告诉我只有您找来的那人才能从根本上治好我。所以,鬼灯大人,您意下如何呢?”

  “啧。”算了,你手下摸得还是人家的狐狸,“好吧,不过也请您不要惊讶,因为您想找的那个人虽贵为神兽但并不是您想的有多么正经。”
 
  即使他这么说着,但还是在白泽走了之后和晴明聊天“这位不正经的神兽,其实只是太寂寞罢了。”然后就被批了假,批假理由:回家探亲……

后续:

  “哦呀,这不是桃花妖吗?好久不见呐。上次见面你还是一棵小树呢。”白泽调笑道并用手摆了一个这么高的姿势。

  “既然好久不见,就好好叙旧,但是请您把您的手从桃花妖小姐的袖子上拿开,否则我不敢保证我会做出什么呢。”鬼灯扛着狼牙棒一脸和善的看着看着这个往女式神堆里扎的某神兽。

  “哎呀,你个不敢吃辣的恶鬼还有脸教育我。”说着白泽手里不知道为什么多了一把小扇子,一脸嘲笑的看着鬼灯。

  “啧,你又欠*了是吧?”鬼灯拍着手里的狼牙棒。

  “我*,欠揍这两个为什么会被屏蔽啊!会被人误会的,我的心是属于美丽的小姐的,你这恶鬼别想败坏我的名声!”

  “还有因为我想你了。”“哦。”

  “寮里还有孩子。”在一旁负责消音的姑获鸟说道,“所以…你们说话…要文明。”毕竟是晴明喜欢的崽子们,学会了大妖们的说话方式对晴明很不利呢。

看着那个痛不欲生的晴明,再看了看摸鱼打混的白泽 “先看病。”在一旁忍耐了很久的萤草开口道:“不然您会被某人锤爆呢。”

   白.打不死.泽:“好吧,病人在哪里呢?听寮里的大妖们说很好看呢。”

  “啧。”不知从何处传来很多个和鬼灯脸一样臭的声音。

鬼灯:声音不能用臭这个字。还有您那蹩脚的词汇,是想被锤爆吗?

嗯……真的很好看呢,可惜是个男的……

(式神们:一点都不可惜,你别瞎说。)

  “呦,这不玉藻前嘛——你怎么也在这儿?妲己小姐经常提起你呢。”“不要和我提那个明明可以当地方妖王却偏偏选择当一个女人并且冒充我的妖。”“她也是情难自拔嘛,不过呢在名义上讲你们还算是表兄弟,呃不是表兄妹来着。”“我舅舅穿过女装……”“哎?真的吗?玉藻前你变了,哈哈哈哈。”

  “呵,你再废话不看病我堕天送你上天。”

  “哎呀,脾气还是那么阴晴不定。”

  “嗯?”

  “嗯……我看过了,只需要针灸几日就会好起来的,所以,请你把上衣脱下来我帮你扎一下。”白泽转身拿针。玉藻前趁机坐到晴明身边说:“我帮他脱衣服。”晴明愣了一下眼中充满了迷茫:“啊?”可谁知玉藻前忽然往地上一坐,一脸“我好柔弱”的样子说道:“侄子大了不随舅了,呜呜……”“唉,帮我脱吧。”“好。”

   在老中医的精心扎针下(划)照料下,晴明的脖子果然没有之前疼了。

  当然,你以为就这么完了吗?是不是忘了我们的题目?

原因:

“晴明你的脖子好些了吗?”茨木童子关心看着晴明,“吾的挚友是冲着吾来的,吾替他感到十分抱歉。”

  晴明撩起头发给茨木看自己的脖子,“唔,好些了,多亏了神兽大人。”

 当茨木童子看着那个白瞎妖眼的脖子,上面有几个小红点顿时炸了,一脸“你背叛了我的样子”气冲冲地拖着酒吞童子向白泽的房间走去。之后除了玉藻前,其他大妖们都做出了同样的举动。连妖狐都能突上十来下。

(至于玉藻前:呵,辣鸡。)

晴明低额浅笑 “啊,他们和好了。”

  据说那天,如果不是鬼灯拦着,桃花妖抢救着,我们的末位医学系大佬就过去了。

  回去那天,白泽明白了一件事就是,尽管这里美丽的小姐很多,但是这里的式神都是残暴如鬼灯的恶鬼。

#今天抽到了山风ԅ(¯ㅂ¯ԅ)
#开心| ू•ૅω•́)ᵎᵎᵎ
#其实痒痒鼠联动没有白泽,似乎是因为他的声优没有档期来着|・ω・`)
#话说针灸给人的感觉有点爽| ू•ૅω•́)ᵎᵎᵎ痛并快乐着ԅ(¯ㅂ¯ԅ)
#稍有改动(ಡωಡ)之前少打了个字(ಡωಡ) ,导致整句话意思变了_(:з」∠)_
#欢迎捉虫ԅ(¯ㅂ¯ԅ)

评论(19)

热度(97)